Mr. Chen

  • 习作训练

厦门,我又来啦!

离开土楼,我们来到了厦门。

先去厦门植物园玩。植物园里的植物很多很多,有挺拔的花吊丝竹,一簇簇丛生的泰竹。狐尾椰子粗壮的树干,倒挂下来的叶子像毛绒绒的狐狸尾巴。还有枝 上生根,独木成林的榕树。三角梅在这里十分常见,红粉紫白橙,各种颜色,五彩斑斓。它们或缠绕在栏杆上,或攀爬在悬崖峭壁,或直立在草丛中,不管哪样都显 得格外精神。凤凰木的叶子很像巨型含羞草,它可是厦门市树,真对得起这个名字。扶桑的花格外红,叶子格外绿,格外清丽……

暖和的厦门使我这个“北方”来的女汉子毫无防备的感冒了!所以才游了植物园的冰山一角,东门进,南门出。即使是这么短的路程,我们也收获多多, 美丽决明、爪哇决明、大果咖啡、乌墨、车桑子、台湾相思……这些从乌兹别克斯坦,台湾,泰国,奥大利亚等各地进口的树木都会挂牌介绍,连桂花桃树都会挂 牌,偏偏漫山遍野的三角梅双色茉莉竟连挂牌的机会都没有。要知道,这些花在我们“北方”可是养在阳光房里都怕冻着它的呀!可见寻常的东西总 是让人遗忘,少见的东西就格外珍贵!

站在白城沙滩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,山里来的人看见海就发了疯似的欣赏玩耍,而一直生活在海边的厦门人早已习以为常,漠然从环岛线来回经过!

吃过中饭,我们骑车沿着海岸去厦门大学。一路上,我和妈妈轮流骑车,你踩一阵我踩一阵,配合得很默契。凉凉的海风扑面而来,使人心旷神怡。

我 们在珍珠湾停下车来。在沙滩上玩耍,捡了许多漂亮的贝壳,放在一个小沙坑里,用袜子盖着,攒了满满一手窝。我准备带回家做成风铃或项链,一定很好看。后来 我们又和海浪玩游戏。它呼呼地咆哮,卷起白色的泡沫,夹着沙子朝我们涌来。我们在它退潮时候用力追它,在它涨潮的时候拼命往岸上跑。有时候它几乎要咬到我 的脚跟了,我们就尖叫着狂奔,跑到安全的地方,放肆地嘲笑它。有时候被它冲湿了脚丫,就咯咯地笑[调皮]玩得不亦乐乎!

厦门大学里面有造型奇特古朴的建筑,有满树盛开的紫金花,还有高高的槟榔树。芙蓉湖里有游着几只黑天鹅,他们的叫声真奇怪,我们追着它跑。他们就游到湖中心去了,水面上留下扇形的波纹,可美了!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