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 Chen

  • 漠漠说

 向“县城第一剪”学做老师

人上了年纪就不喜欢改变。去同一家店买同类型的衣服,同一家餐馆吃同口味的食物;就算是出行散步,也总是有固定的线路。理发这件事情,我也只会去同一家理发店。

这家店的老板娘是妹妹的同学婷,主造型师是她的老公 “波先生”。与我之前认识的其他发型师不同,波先生是个有理想的发型师。

第一次去他们家理发,婷告诉我:“波先生想要成为我们县城第一剪。”

县城第一剪?难道不是在装修豪华、店面宽敞、收费昂贵的劳动路那家吗?盛传里边有个什么托尼老师,有特属的工作间,收费是别人的两三倍。看到我不以为然的表情,波先生只是笑笑并不说话。

后来我贪图方便在家门口理发店做了一次头发。做完当天看起来很不错,睡一觉起来,前功尽弃惨不忍睹,更别说隔天之后——每缕头发飞扬跋扈不受约束,任凭我怎么吹怎么抹都没用,只好拢在一起扎这个马尾了事。

于是,我重新成为婷店里的客人。那一天,婷说:“姐姐你来得正好,波刚从广州回来,让他给你做个最美的发型。”花了三四个小时,做完发型之后确实不错,我却不敢轻易夸赞,想等等看之后的效果。事实证明,他们家门庭若市是有道理的。不管我怎样胡乱洗,随便吹,发型基本不变。

看来,学习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啊!我成了他们店里的固定客人。

之后又有一次去做头发,是他店里的一个伙计做的。整个过程,我很认真地留意着伙计的手法。发型做好了,我礼貌地笑着离开,下定决心下次无论如何都要等等波先生,不能把自己的头轻易交给别人。

“为什么?”我家先生问。

“因为我发现那个伙计只是在烫头发。每个卷发棒都是朝同一个方向一卷就好了,十几个大小一样卷发棒,都朝同一个方向卷,到时候了,一起拆掉,洗洗吹吹就好了。这样的发型,当天被他用吹风机吹出来的样子简直完美,但是我洗一次头就苦恼一次,自己是无法打理的。

“波先生不是在烫头发,而是在做发型。他做头发的时候,卷发棒是朝不同的方向卷,有时向上,有时向左,有时向右。有时会在卷好以后沉思一会儿,好像在思考这绺头发呈现出来的效果,然后拆开了朝另个方向再卷。有时候还会还会使用三四个型号不同的卷发棒,这样烫出来的头发大卷小卷都有,就有层次了。

“还有他卷发和拆掉卷发棒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,定型结束后先拆几个,等一会儿再拆几个,分批拆下,这样卷度就不一样的。总之,他是在用心做发型。”

“碰上你这样会观察会思考的人,才能发现其中的窍门。”先生表扬道。

“其实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相通的。比如教书,我们的语文课第一课时。都会有课题导入、字词教学、主要内容梳理、精讲几个段落,最后安排写字。但是不同的老师会有不同的效果。重点就在于是否会思考,会变通。相同的字词教学,有的老师处理起来简直神来之笔,有的却枯燥无味。更别说精讲的段落了,那真是有天壤之别。”

以三年级下册《我们奇妙的世界》的字词教学为例。这一课的生字不多,只有8个,又是三年级,很多老师选择略处理,读一读也就过去了。我的同事楠是这样处理的:

1. 认识事物

A.我们奇妙的世界里有些什么呢?请看这些词语,谁来读一读。指读。

B. 这里的“蜡烛”是我们这节课要写的生字。“蜡”怎么会是虫字旁?

古时候的人造蜡烛,需要一种原料,就是白蜡,白蜡就是白蜡虫长长的嘴巴里吐出来的。所以“蜡烛”的“蜡”是什么旁?老师要提醒大家的是,这两个字都是左右结构,写的时候要注意左窄右宽。而且两个字都有虫。虫在左边要写得小小的,虫在右边要写得大一些。

C.这些都是极普通的事物,怎么会组成“奇妙的世界”?请看他们变身!

2.发现修饰

A.你发现了什么?(预设:我发现每个事物前面都有修饰语。)我们合作来读一读一二两行。我读前边的修饰语,你读事物就好。

B.你还发现了什么?(预设:有的词语只有一个修饰语,有的词语有两个修饰语。)我们再来合作着读一读第三行。

C.翻动幻灯片,与第一次出现的词语进行比较。你发现了吗?这些极普通的事物加上这些修饰语,突出了它的特点,就让它变得如此神奇美妙。

3.积累珍藏

我们一起读一读,把这些奇妙的词语珍藏进我们的脑袋里吧。

我觉得楠的这个教学环节处理得很好。首先,8个认读字都在其中,在反复读的过程中解决了字音难题。其次,“蜡烛”的“蜡”是易错字,学生容易与“腊”相混淆,老师运用字理讲解,学生必定记忆深刻。最后,二年级的时候的交流平台中,就有关于“多个修饰语的不同表达效果”这个知识点的学习。所以第二个教学环节体现了知识的螺旋上升,是对二年级所学知识的复习和巩固。

所以,我不是在为波先生的理发店做广告,我只是从有理想肯用心的波先生身上受到启发,感觉当老师亦如是。没有“县城第一剪”的理想,就没有后来的坚持学习勤于思考,更没有现在成功与成就。永远不要停止自己的追求,用心走下去!

作者:漠漠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