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 Chen

  • 漠漠说

爸爸带我去嬉戏

在天台,我们称“玩耍”为“嬉戏”,逛庙会是嬉戏,旅游也是嬉戏;串门子是嬉戏,闲聊家常也是嬉戏;在地头坐着吹吹风,也是嬉戏……凡是不和生产挂钩的,都是“嬉戏”。

记忆中,爸爸带我们姐弟俩出去嬉戏的次数很少,但是他从不阻拦我和弟弟出去嬉戏,据说这是有缘故的。

在爸爸十六七岁的时候,天台县城举办“抬阁”,相当于庙会,十几年才一次,非常热闹。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能够让我们那样的犄角旮旯也得知这一盛事,规模可想而知。他很想去看热闹,爷爷不肯,非要他留在家里挣工分。他十分生气,坐在小店里,沽了酒,买了花生米,喝了个大醉,睡了一整天,以此反抗爷爷的强权专制。后来有了我们姐弟俩,无论什么活动,我们姐弟若是要去嬉戏,他都不反对,非但不反对,还会给一定的零花钱,让我们嬉得开心——只是他自己没空陪我们一起。

我读初三的那一年,他没有出远门打工。大概是为了稳定军心,希望我好好学习,考个“铁饭碗”。成绩出来后,他简直成了村子里的大红人,走到哪里都有人夸:

“你家囡现在宽了!”

“现在铁饭碗拿在手里啦!你以后老酒喝不完啦!”

“真是山沟沟里飞出金凤凰啦!”

……

爸爸每天乐呵呵地出门,乐呵呵地进门,不知道有多快乐!他决定带我们姐弟俩去九龙潭“药鱼”庆祝一下。(家里有一袋子山茶子油饼,据说有微毒,可以药晕鱼儿。)

清早出发,沿长番的田埂走,穿过一片茶园,到达大湾山,然后从山腰穿过,到达龙潭坑的上游,那里就是我们施毒药鱼的最佳地点。山里基本没有路,我们一人手里一把柴刀,一边走一边砍。刚开始的时候,那些草啊树啊只到我们的膝盖,后来就高过人头,再后来,两旁的草木就少了,头顶的蓝天却没有了——原来,我们在树林底下穿行,像钻进草丛的蚂蚁!有时会横跨一棵松树,针叶一半金黄一半碧绿,映衬着黝黑的腐叶土。“漆树”身姿挺拔,树冠苍翠,爸爸提醒我们万万不要碰它:“它要咬人的,沾了漆气,整个人都会过敏!”还有藤梨树,上面挂满了小小的绿色的小藤梨,毛茸茸的,果蒂处还有白色的小花。“要等割稻了它才会成熟,我们记住它长在哪里,下次来摘!”百鸟不立像一根粗壮的狼牙棒,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刺,而且方向不同,毫无规律。“所以鸟儿飞得累死了,也不愿意立在它上面休息。”

“这个是葛藤排,生命力超强,可以把整座山连成一排!”

“这个是杉树,做成家具,三十年不烂!”

“这是杆七,木质硬得很!”

……

爸爸认识的树木真多,就像是介绍他熟识的朋友。

赶到龙潭坑的时候已经接近正午,我们把山茶子油饼放到水里,用一根大树枝搅拌搅拌,然后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啃点馒头,就顺着水流往下走。

走出不到几十米,我们就发现水面上漂着几只小鱼,白白的肚皮,柳叶大小,看样子绝不是刚刚药晕的。“是有人先我们一步药了鱼,打扫了战场,这些都是剩下不要的……”

我们沮丧地沿着河道走,全没了来时的兴奋劲儿。爸爸却不丧气,砍了一棵椿树,剥下树皮做成牛角号,我们姐弟一人一个。还有葛藤——它是一种枯瘦的树,主干笔直如同竹子,但是韧性十足,不易折断,最神奇的是它的树桩总是分成两股,砍下后做成拐杖,其中一股落地,另一股自然弯曲,握在手中,瞬间有了佘太君的感觉。我们也是人手一根,特别威风。有了长号和拐杖,我们终归是十分快乐地结束了这一次嬉戏——尽管没有药到鱼。

这次嬉戏给我留下了非常美妙的印象。后来,我好几次梦到那潭碧绿清澄的龙潭水。看《神雕侠侣》的时候,我总觉得,绝情谷应该就是那天我们走过的山谷吧!

我不曾想到,后来爸爸再次带我们姐弟嬉戏,就成了最后一次全家游。

那之前,全家长期处于一种压抑的氛围之中。爸爸不想我们担心他的病情,强颜欢笑,故作无事;我们不想加重他的心理负担,顾左右而言它,每天讲国际格局,国家政事。每天家里谈笑风生,但我们都知道,属于我们合家欢聚的时间不会很多了。

十一长假到了,我提议:“我们去小溪坑嬉戏吧!爸爸,您带我们去那里烧烤呗!我们还可以坐一下轮渡,在寒山湖上赏风景呢!”

他很开心:“寒山湖,我还真想坐船游一下寒山湖呢!”

我们驾车到了码头,坐船进小溪坑,一路上全家人都很兴奋,指着远山说龙脉走向、植被分布、公路规划;指着湖面说水质监测、渔业养殖、大坝修建,就像我们是多么专业考察团似的,言谈中尽是黎民苍生、社稷江山……船上有一拨从上海来的游客,被我们的言谈所吸引,主动攀谈,我们呢,高声向他们介绍天台的风土人情,远古传说。爸爸静静地听着,不时点头补充一两句。我那时候才明白,多年前的那一次嬉戏,爸爸是如何努力,才让我们从沮丧变为快乐的——一如我现在像个傻子一样,投入地给陌生人介绍天台文化!

坐在小溪坑的山谷里,弟弟忙着搭灶生活,有汤有肉,有粥有菜;哥哥呢,挖沙搭石,准备修一条举世无双的桥梁;我带着几个小娃,捡柴火、搭帐篷,铺席子……妈妈陪着爸爸坐在阴凉地里,半倚着石头,看我们忙得热火朝天,说:“山里人,哪里想过会有一天,这样空闲,这样嬉戏啊!做梦也想不到呢!”

是啊,我们也觉得做梦一般。十六岁那年夏天,您为了我们高兴,不但心甘情愿耽误农活安排出行,还费尽心思让我们转悲为喜,满载而归;而现在,我们能够这样轻松悠闲,坐在别人的山哈角落里,炊烟袅袅,闲话家常——没想到却是最后一次全家一起嬉戏!

都说父母若在,尚知来路,父母离去,人生从此只有归途!今日看《哪吒》,听到里边一句话:“我只是遗憾,没有和您踢过毽子!”潸然落泪,只是遗憾,没有多陪您嬉戏几次!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