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 Chen

  • 漠漠说

流感肆虐的日子里,我们一起粉红色

人总是这样,每当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,都是淡定的、从容的、优雅的,但是一到了自己头上,没有谁能够还那么淡定从容优雅,不要跳起来就算是好的。在美学上,这样的情况叫做“心理距离说”。指的是当一切没有功利的时候,哪怕是惊涛骇浪,也可以用审美的眼光来看待,然后赞叹:“多美壮美!”但深陷其中,方知痛苦。

上个星期,六班静老师带着哭腔地问我:“陈老师,我们班级十几个孩子没来上学,我该怎么办啊?新课是上还是不上啊?”

我很平静地安慰:“没事没事,不要担心,新课不要上了,就巩固复习吧!课来得及,孩子们抵抗力好的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转眼到了这个周一,还没到学校呢,短信、钉钉、微信的提示音此起彼伏、错落有致,等我停车一看,嘿,全是请假的。真是“一星期楼上,一星期楼下”,现在是发展到我们班了吗?到了学校食堂,二班绣老师坐在对面,喝着粥感叹:“大清早的短信不断,全是请假的,你说咋整?”

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,说:“暂时也就六七个,能咋地,也不能放假,反正我前阵子一直出差,落下的作业本还没有做,就先补作业本吧!练个字啥的。过一天再看吧!”

走进教室才知道事态严重,座位就像七八岁孩子的门牙,七零八落,没剩几个了。身患强迫症的我看着这些缺了的空位,心里别提多别扭了。这时,涵同学晃着个小药包说:“老师,奶奶说,中午把这个泡了吃。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有另外几个孩子跑上来也得意的晃着小药包说:“我也有。”“我也是。”好吧,你们都是最最厉害的勇士,带病还来上课。

能干什么呢?复习一下生字,做一下课堂作业本吧!这时候,我已经没有科学判断力了,觉得我的语言态度,也会成为影响孩子感冒发烧的重要原因了。说话刻意温柔,动作刻意柔和,即使做错了也不舍得大声批评,就怕一不小心让好不容易坚守的“小勇士”受到伤害,然后心情不好,然后影响了身体,然后明天也发烧了……

第二节课,校医室来了人测了几个孩子,发现了三例疑似发烧病例,直接给我下通牒:“最好还是接回去吧,这次病毒传染性很强。”赶紧联系家长,接走接走。

中午,疾控中心人到了,给我们提了一些建议,每天消毒杀菌,开窗通风,但是不支持我们放假。因为控制了病源,避免交叉感染就好了,放了假,反倒坏了正常秩序。

到下午,就剩二十零几个。为了稳定军心,我没把这样的数据透露给孩子们,他们只是隐隐约约感觉人好像变少了,具体少了几个,他们每个准数儿。

周二,人越发少了。我深吸一口气走进教室,下定决心,就教四个生字的书写吧,只当我上了书法课,四个生字应该还能接受的吧!就算是在家里休养,父母帮忙教四个生字应该还好吧!就算没教,也许明天就回来了,补习四个生字应该不费事儿吧!下午放学,健同学的爸爸发了消息来:“老师,今天在学校发生了什么,孩子一回来就睡了。”

心里一惊,莫不是也中了流感的毒?昨天下午今天下午,学校的后勤部连着两天都来喷雾杀菌,没有作用?“难道发热了?快量一量。”

“额头冰凉。”

收到这四个字,总算放下心来。“那就是累了,吃完饭早点休息吧!”

周三,没有新增的病例,总算还是稳定的。我泡了一杯感冒冲剂,喝完,然后进教室,打开“教育平台互动课堂”,定定地站在屏幕前想了想,又关掉“互动平台”,那么多人没来,怎么上新课?还是讲作业吧!于是打开实物投影,取了一个孩子的作业本展示,开始讲评。

傍晚回家,没进门,家里医生就说:“赶紧先洗手,然后换衣服,再吃饭!”倒像是我从战场上回来似的。“怕什么,现在能够和我在教室里并肩作战的,那身体都是棒棒的。病菌?每天杀毒,下了课就通风,教室里应该没那么毒吧?”他不管,径自开了龙头哗哗哗,示意我赶紧洗手少废话。

晚上睡前祈祷:“只愿明早别有那么短消息叮叮咚咚响个不停!” 我已经成了一只惊弓之鸟!

周四,我已经无力吐槽。

大课间跳绳,像老虎似的监督着:“跳起来跳起来,不要呆着不动,冷风一吹又感冒了。看看,看看,跳得快跳得好的都不感冒,赶紧跳起来。”这其实也不科学,我们班男生中跳的最好的夏同学分明感冒请假三天了。但我已经失去了理智,认识风吹草动了,我都会联想到感冒。不止我,隔壁班的莹姑娘也在群里发消息:“能不能把酸奶水果之类的点心换一下啊,凉的吃了会感冒的。”简直草木皆兵了!

放学时候带出我们班仅剩的19个孩子,一路上忍受大家疑惑的、同情的、善意微笑等各种表情。我张开双手护着这群孩子出门,颇像一只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,行走在冷风嗖嗖里。

“老师,我脚好酸。走路都酸。”健同学揉着小腿对我说。

“没事的,你中午玩得满头是汗,太累了吧!”我拍拍他的背,说:“等一下和爸爸说一声,叫他买点钙片给你补补钙。”

我看着孩子们一个个被接走,竟有了依依惜别的感觉,只怕第二天他来了一条短信,又抛弃了我,留我孤军奋战了。

“你看看,昨天就说你赤个脖颈,风会灌进去的,叫你围巾用上你还不用。”我拉住馨同学的手,生气了。

“我不冷。”她笑嘻嘻地跑开了。

周五,涵同学也请假了。下了课,沣同学在我身边转来转去,我开投影他在身后,我抱作业他也在身后,笑嘻嘻看着我。

“有事儿?”

“我只是觉得奇怪!”他说。

“嗯?”

“不是昨天下午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也生病了。”他说。

原来是担心涵同学,所以才想得到更多的消息吧。“是啊,感冒实在太厉害了。你也要注意哦!”我说。

周五别的年级都开运动会,一二年级不参加,所有副课老师都去做裁判了,我四节课连上。到了最后一节课,看着稀稀拉拉的座位,叹了一口气,也总算把这个星期熬出头了。但愿下周回来,齐齐整整的吧!

给孩子们讲了个绘本《乱七八糟的变色龙》,使劲浑身解数,讲的绘声绘色。怎么办呢?即便是感冒菌肆虐猖狂,我们的日子也还是要继续。就像书中的变色龙,虽然颜色不受控制,还有狮子来袭,但如果我们坚强勇敢,也会把日子变成可爱的粉红色,然后还有蓝点点、黄点点呢?

这一个星期里,我们不是师生,而是一个壕沟里的战友啊!

作者:漠漠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