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 Chen

  • 习作训练

酒雕,时间的证人

1986年,初冬。

一轮冷月挂在天边,远山如黛,依稀可见轮廓。稻田里,一束束稻杆子被扎成一个个草人,静默无声立在田中间。溪水潺潺,有几处撞着石头,形成漩涡,便“咕噜咕噜”起来,像是在打鼾。几声虫鸣,显得村子十分静谧。

鸡还没叫,村子里几户人家亮了灯,又灭了。不一会儿,走出来一群人,沿着田埂,打着哈欠,揉着惺忪的眼睛,跟着溪流的方向,缓缓前行。人人都扛着一根棍子,竹制的,木制的,两头弯的,两头尖的,挂着绳子的,缠着口袋的……一颗星火突然在黑暗中闪了两下,又闪了两下。黑暗中,那杆子烟枪就像一盏灯,在队伍前面领着大家。

“彩儿妈,你们这回赶市准备买点啥?”秀儿妈轻声问道。

“准备买几个酒雕。”

“酒雕好啊,装麦子、装玉米、装豆子……都可以。就是路上挑着麻烦,好几十里路哩!”萍儿妈说,“难怪彩儿他爸一起去。听说你家今年收了五六斗黄豆,没地方贮藏了吧?”

“呵呵,今年收成好。”彩儿妈憨憨地笑笑,“你呢,秀儿妈?这回赶市准备买点啥?”

“这不是家里的大猪卖了。准备抓两只小猪回来养,上一市就说小猪要涨价,不知道这次会卖多少一斤……”

“我呀,准备买块新布料,过年衣服早点做,免得裁缝到时候活儿多,赶不上过年穿新衣。”萍儿妈说完,咯咯咯笑起来。

“你就只顾着新衣服新衣服,萍儿爸手里提着鸡,怕是要先卖了鸡,才有你的衣吧?”不知是谁调侃道。

“我愿意啊!”萍儿妈在夜色中甩甩自己乌亮亮的辫子,扭着腰肢,一不小心踩了水塘,“呀”一声惊叫起来——

“看路啊,别光顾着聊天。高低下坎的,走摔了,别说小猪布料,啥也买不了!一会儿坐上拖拉机,还得大半个钟头,到那时候再聊,啊!”抽着烟闪着星火的老人把烟枪放在脚底敲了几下,转身说道。

“拖拉机上?”秀儿妈喊道,“那上面‘突突突’的,哪里还能说话?不跟吵架似的?”

一行人善意地笑了。

……

暮色中,一行人嘻嘻哈哈地回来了。与清晨时不同,大家的担子都是沉甸甸的。冷月下,风吹开了他们的衣襟。彩儿爸妈各自挑着两个酒雕。雕用绳子笼着,一来一回左右晃动。雕里装的可不是酒。几包盐,几斤桔子,一卷布料……还有几个小橘饼——那是彩儿爷爷最喜欢的零食。

他们下了拖拉机,翻过大梵山,穿过田埂,走进自家的小院,小心翼翼地将这四个酒雕放在院子中间,一件件往外掏东西。夫妻俩心里美滋滋的,仿佛看到了一斗斗黄豆,“刷刷刷”倒进酒雕——脸上忍不住漾起了笑容。

生活求什么?求个实在,求个温饱,求个看得见摸得着。

2018年,深秋。

夜凉如水,一排新立的路灯,将五六米宽水泥路照得如同一条闪亮的河流。河流两旁是一块块农田,没有稻子收割后的一个个茬儿,也没有一束束草人。田里尽是一片绿油油,与周围金黄的山色互相映衬,格外葱翠。

一辆小轿车沿着平静的“河流”,缓缓前行,穿过冷翠幽静的竹林,径直开进了一家小院。车上下来几个人,大包小包往家里提东西:水果、蔬菜、牛奶……

“呦!彩儿姐弟俩回来啦!”秀儿妈挎着篮子从院子外边经过。

“是,婶子。我们趁着周末回来看看爸妈。这路真好,还有路灯。车子直接开到家门口,真是太方便了。”彩儿说着,捧起一个文旦,掰开来,分给秀儿妈。

“谁说不是呢!我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,车子能开到家门口。我家秀儿也买了车,要从宁波回来看我呢!”秀儿妈伸手接过文旦,尝了一口。“你爸刚才还在,这会儿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

“没事,婶子。”彩儿说,爸去借切割机去了。”

“切割机?干嘛?”

“现在啊,家里现在要什么买什么,不用贮藏那么多东西了。多出来那么多酒雕子,老爸上次去张思古镇,看到人家用酒雕子做花盆,说要把家里的酒雕子也切了,做成花盆,种上花,摆在院子里好看。”

“那倒也是哦!如今田地也甭种了,村子里都统一规划承包出去,种了草药,你们一路过来看到的,绿油油的就是。做了一辈子农民,最后只要门前屋后种点蔬菜豆米就行。大把的时间空出来,还有人每晚沿着这水泥路散步走到镇上去呢!”秀儿妈指着篮子里的几个萝卜,哈哈大笑,“现在我们也像城里人一样,种花养花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!”彩儿妈从屋里走出来,“过去天天和树啊草啊打交道,门口走出去就是草,恨不能用草刀割个干干净净。这会儿却要用酒雕,把花花草草种起来。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!”

……

小院里响起一阵“吱吱吱”的声音,石沫子随着切割锯的的移动,四溅开来,轻轻地落在石板上,石缝里的青苔盖上了一层白白的粉末,像毛茸茸的兔耳草。没过一会儿,几个酒雕子被齐齐拦腰切开,将雕口倒过来,放在雕座儿上,垫几片笋衣,倒几盆泥土,栽上山里挖的兰花茶花。兰花细长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拂动,茶花鼓鼓的花骨朵儿微微点头。

彩儿一家正坐在小院里,天高地阔地吃茶品瓜。弯弯的月牙正从东边升起,照着院子里那一溜儿的酒雕,还有雕里种着的摇曳的花儿。

“几十年了,这酒雕子看着你们长大成人。从原来装吃食用的土瓦罐儿,变成现在栽花的花瓦罐儿。真是一个证人,时间的证人啊!”

生活求什么?求个明亮,求个美好,求个团团圆圆。

新中国从那风风雨雨里走来,血水、泪水、汗水,铺筑成一条路。家乡的人民正在这条路上,努力着,奋斗着。从冷月下的泥泞路上走来,从朝霞中泛着点点金光的青石板上走来。

在温婉的月光中,迈向中国的第七十个春秋。

作者:悠悠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