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r. Chen

  • 漠漠说

写给实习老师的一封感谢信

第一次见到你,你站在小林老师身边,像个没长大的孩子,亦步亦趋,深怕自己错过了什么似的,盯着小林老师的一举一动。我也是刚刚接手一年级,那么多孩子需要我去了解,所以,你是谁?你来干什么?你的过去是怎样,你的未来会怎样?我没有时间去关心。事实上,你是来这里实习的大四学生,跟着小林老师。

带一年级孩子的第一个月,基本都是周一周二嗓音清亮,精神抖擞。周三周四声带渐哑,步履渐乏。等到周五,你若从一年级这一幢教学楼前经过,基本听不到我们在教室里大声范读“a——a——a——”。大家都像经了霜的茄子,全靠意志撑着,勉强进行巩固教学,复习整理。周末两天在家里,用手比划着与家人交流,或者直接倒头睡觉,养足力气才能满血复活。耗掉我们大部分精力的是什么?教学任务,各种报表? 不,是路队!

为了培养孩子们良好的习惯,逐渐形成规矩意识,每天4次路队整理是必备:出操、退操、就餐、放学……若是遇上一些突发情况,还会有更多。

感谢小辜,每次路队,她都跟在队伍后边,将那几只游出队伍的泥鳅逐一拉回来,提醒他们好好走。她说话总是那么温柔:“你怎么能够走出去呢?大家都在前面啊!”她在桂林那边上大四,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,她每一句话都带感叹词,不是“呢”,就是“啊”,还有“啦”,软绵绵的。

有一次,我实在看不下去,在队伍的最前面直接大喊那个男孩子的名字。不带声调,不带叹词,很有威慑力地喊“某某某”。小辜站在旁边,惊愕地看着我,我知道她不是佩服我,而是觉得我太凶了,不够温柔。

人总是在一瞬间顿悟,而且上天总会安排一个人来点化你。我是那一个瞬间,看到小辜的那一个眼神,突然躬身自省:你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温柔的?你在实习的时候不是也在教室的角落里,看着一个前辈大声训斥孩子时,脸上尽是不屑:为什么不能用爱心耐心去教育孩子?并且立志以后不要成为那么凶的老师?

为了找回温柔的自己,也为了保护一下我那接近沙哑的嗓子,我改变了策略。选了声音响亮,表现优秀的芯同学领队——路线已经清楚,不用担心走弯——我来殿后,盯着这几个随时改变航线的几个小家伙,温柔提醒。事实证明,可以不用那么用力喊,他们也可以变得很乖。

一天放学,弘同学看着前面的同学,一对一对的,都拉着小伙伴的手回家,他却落单了,眼泪夺眶而出:“我没有伙伴,我不要没有伙伴……”

“没有伙伴就一个人走啊?”我说。

“不行——不行!不行……”他哼哼着,不再挪步。

刚想问:“一个人就不走了,你是不是一个男子汉?”转念一想,拉起他肉呼呼的手,轻声说:“那我做你的伙伴呀,好不好?”他还带着泪水的脸一下子笑成一朵花!就这样,他胸前挂着水杯,身后背着书包,左手套着一个午睡枕,右手被我握着,满脸笑容地走出了校门。他很快乐,我也很快乐!

我的教育初心,不要吼,不要喊,要温柔,是小辜帮我找回来的,感谢生命中的遇见!

作者:漠漠

Comments | NOTHING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资料

*邮箱和昵称必须填写